• 向天真的女生投降

  • 状态:超清
  • 类型:青春 言情 喜剧 爱情 少女
  • 主演:刘烨 沈佳妮 袁苑 侣萧 何政
  • 上映时间:2006-07-01
  • 地区:内地

简介:电视剧《向无邪的女生投降》由傅东育执导,刘烨、沈佳妮、袁苑、侣萧、何政等主演。向无邪的女生投降剧情讲述了一个野蛮小流氓和女大学生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产生在我们身边隐秘角落的黑帮青年惊险曲折、布满坎坷和磨难的命运故事,以及在爱情的照耀下心灵回暖、跨越生死的人生经历。  这一天,这个在社会浪荡的绰号披头的黑帮小子率领两个弟兄按照被羁押在看守所的朋友姚军的委托去大学城找姚军读新闻系二年级的妹妹姚兰。据姚军说,他妹妹长得非常美,为了一睹芳容,披头答应替姚军走一趟。当他们用狂呼滥喊的方式终于迫使这个朴素无邪的女生从教学楼里出来时,他们惊讶地发明女孩一点没有姚军说得那么漂亮。但披头是个重承诺的家伙,所以他没有计较被姚军耍了一把,还是把姚军委托的事情转告给了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孩子,让她回家想法子说服她父亲,为曾经和他们家脱离关系的姚军找个好律师,以免姚军被判重刑遭狱中黑帮加害。  第二天,姚兰任市病院院长的父亲要姚兰把披头找来,他要亲身领会事情真伪。因此姚兰去找披头,要这个黑帮小子到她家来一趟。披头到姚兰家中时姚兰父亲还未放工,在披头的嘲讽和鼓动下姚兰用钢琴为披头弹奏了一曲《少女的祈祷》,姚兰的弹奏让披头大为感动,他历来没感受过这样的冲击,他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产生了爱慕之情。但即便云云,他依然认为女孩所代表的那个学生阶层是很幼稚和肤浅的,是没有经历过人生艰苦磨砺的一代。姚父回家,离经叛道的披头和正统的姚父产生激烈争持,在姚兰绝望的注视下,披头拂袖而去。向无邪的女生投降剧照  披头生活在钢厂一带,与另一个以蔡老虎为首的黑帮组织是宿敌。披头帮派的大哥李实出狱,为了争夺一件国度一级文物佛头,两大黑帮预备决一死战。恰在这时,姚兰去找披头,原来姚父在披头的刺激下为姚军请了律师,使姚军只判了三年劳改。姚兰去向披头表示感谢,在披头阴暗、晦涩的居所里,姚兰送给披头一本大仲马的小说《基度山伯爵》,进展他懂得甚么是正义、甚么是邪恶。披头鉴于对姚兰的特殊感情而读起这本书。但行动的时刻到了,披头撇下姚兰加入佛头争夺战,姚兰赶去劝阻,被蔡老虎一伙打倒在地。披头肉痛姚兰,痛殴蔡老虎,但姚兰却做出了让披头惊诧不已的事,她打电话报警了。披头和蔡老虎两帮人马不行不如鸟兽逃散,佛头落入蔡老虎手中。李实警告披头摆脱姚兰,不然他终将被姚兰送进监狱。  披头长相英武、豪爽,留着一头长发,是经常四处拼杀打架的那种年轻人。在认识姚兰之前,他历来都不认为自己有甚么人生目标,他认为自己活但是三十岁,对前程布满绝望。但自从姚兰给他抚琴,给他那本改变他人生的书起头,他就一天天在产生转变。他潜入蔡老虎黑帮的聚集地抢出佛头,将佛头交给李实,进展由此换得脱离黑帮组织。李实不肯落空披头,但又重哥们义气,不忍违逆披头,犹豫不止。蔡老虎为了报复披头,将姚兰诱骗绑架,要披头进入他们的组织替他夺回佛头。无邪幼稚的姚兰身处险境而不自知,披头情急中越窗而出赶去营救,李实派出人马暗中相助,使姚兰转危为安,披头却是以欠下了李实情面,不行不继续留在黑帮。  为了珍爱姚兰,披头不行不疏远她,出于对她的忖量,他把姚兰送的小说读完了。他突然感觉整个世界有所差别了,他像是被甚么对象叫醒,他过去的现实世界似乎要倾圮了。他一发不成收拾,看了《大卫·科波菲尔》、《悲凉世界》、《约翰·克里斯朵夫》等一系列世界名著,他起头沉迷于姚兰给他的另一个世界,一个布满梦想和激情的世界。但这时候,新的危急再次出现。蔡老虎将绰号阿童木的李实的弟弟绑架扣为人质,要挟李实交出佛头换回阿童木。为了保障阿童木的生命平安,披头否决与蔡老虎硬拼,主意把佛头交给警方由警方解救阿童木。李实却认为找警察有失江湖庄严,誓要跟蔡老虎死拼到底,并让披头去打头阵,为了控制局势成长,披头赞成。不明真相的姚兰以为披头置国度文物于掉臂毅然报警,在警方与黑帮的僵持中,披头与李实割袍断袖,将佛头夺下送交警方。阿童木获救,蔡老虎一伙被警方缉捕,李实感念披头,将披头逐出黑帮。  姚兰对披头的好感进了一层,但她始终没有意想到自己早就喜好上了这个与自己社会职位差异庞大的年轻人。渴望爱情的她决议将丘比特之箭射向校园诗人陈彤,可又苦于自己相貌普通没有自信不敢启齿,委托密友张晓凡前往试探,不意张晓凡弄假成真把陈彤抢去。姚兰找披头哭诉,披头发明姚兰原来那么渴望爱情,心里震动不已。他不想再掩藏自己的感情,向姚兰透露心声。姚兰为难不已,由于俩人差异其实太大,她要披头别再来找她,但她却由此自醒,发明自己对披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要强的披头不肯被姚兰看不起,暗中起头温习预备加入成人高考,姚兰发明后非常感动,披头独特的个性和看世界的视角让这个无邪纯朴的女孩子打开了情爱之门。她全身心肠把感情投放到这个活着俗暗礁游走的年轻人身上,并不成自拔。她送给披头一个MP3,把两人在一路的爱情誓言录下来,鼓励披头振奋长进,两人对未来生活布满美好的憧憬。  姚兰父母得知此事百般劝阻,姚兰和披头沉湎爱河不肯分手。在劳教所服刑的姚军嘱其在狱外的死党刀条脸教训披头,刀条脸率黑帮同伙在披头前往加入高考的路大将披头刺伤。披头重伤没能进入考场,心中对美好生活的神驰破灭了。姚兰得知是哥哥害披头至此,在要不要报警的问题上陷入亲情和爱情的矛盾挣扎。披头深感姚兰的痛苦都是由于自己参与了她安静的生活才酿成的,决议离开姚兰。披头从姚兰安装他养伤的姚家老房子出走回到钢厂小屋,刀条脸等早已在此匿伏等候,为彻底断绝披头和姚兰来往,刀条脸逼迫披头离开这座城市。披头终难舍姚兰,和刀条脸一伙火拼,被刀条脸用钢砂枪打伤,幸得李实带人来助,披头终将刀条脸摆平。刀条脸立誓报复,李实劝披头进来避风,为了还给姚兰一个安静的生活,披头带着录着他和姚兰爱情誓言的MP3,黯然离开了这座令他朝思暮想的城市。  披头为了谋生来到内蒙一座采石场做苦工,为了让姚兰能够遗忘自己斩断情思,披头关闭手机不再与姚兰联系。姚兰痴迷不悔,为找不到披头苦闷不已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被送到精神好中间疗养。深夜,采石场因利用伪劣炸药走火爆炸,许多工人被埋在石堆下,披头在采石场搭班做工的刘新亮,为了救出被埋在石堆下的哥哥与采石场的保安产生抵触,披头挺身相助,与采石场的张场长结下冤仇。张场长害怕受政府责罚隐瞒变乱真相,索性将变乱缘由归罪于披头故意引爆炸药搞破坏。披头的黑帮弟兄不忍见姚兰云云痛苦,告知姚兰披头可能在内蒙采石场一带打工。姚兰不由振作起来,回到黉舍重新上课,待暑假一到便去内蒙寻觅披头。恰在这时,披头得知张场长要把采石场爆炸移祸于他的阴谋,与刘新亮结伴逃跑,不幸和寻到此处的姚兰擦肩而过。采石场的保安对姚兰谎称不认识披头,叫姚兰去此外采石场打听,姚兰离去时,披头已被张场长率领手下追到打昏关进地牢。刘新亮和披头结下生死友情,帮披头解开绳索助披头逃跑。保安们发明后追赶披头,披头拿起铁锹与他们搏斗,黑暗中将几人打到。披头下山报警,但张场长却抢在前面报了警,警方来到,张场长指着地上一具保安的死尸称是被披头所杀,旁边的工人都出来作证。披头见此情形,以为是自己失手将那人打死,仓遑逃离。  警方起头寻觅披头调查杀人真相,姚兰被黉舍守护科找去辅佐调查,姚兰认为披头早已闻过则喜不会杀人,但又无法解释他既然没有杀报酬何要逃跑。警方从案发明场取到披头留在作案对象上的指纹,再加上许多工人出来作证,连刘新亮也证明保安确实是披头所杀。披头罪证确凿,警方决议在内部发出通缉。  披头隐姓埋名来到另一座城市,身无分文的他为了活命萌生了要不要抢劫的动机,但胸前挂着的MP3始终提醒他不要再走转头路。乞丐丁伯是个洞察世事的老江湖,扔给披头三块钱使他得以买了三盒白米饭吃饱肚子活了下来。披头不敢拿身世份证因此没有处所愿意雇他干活,披头对生活更加绝望,安于现状的他起头卖血。在血站他遇到了一个年轻的白血病患者吴伟华,吴伟华倡议了一个天使计划,号令人们捐献骨髓救助白血病人。披头的骨髓恰与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巨贾女儿小宝匹配,但披头不肯无偿捐献,开价二十万出卖骨髓。披头惟利是图出卖骨髓的行为遭到小宝继母的冷笑和蔑视,披头一怒之下将价钱涨到三十万。小宝无邪心爱,称披头老爸,披头非常感动,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决议即便拿不到钱也要把骨髓献给小宝使她活下来。小宝继母一心盼小宝早死她能够独霸家产,暗中给披头下药,昏睡的披头在小宝手术前夕被小宝继母指派的打手劫持到几千千米外,目的是让曾经被化疗药物掏空骨髓的小宝等不及植入披头的骨髓而死去。披头为了救小宝,不吝犯罪劫持了一辆卡车发狂般地往回赶,并胁迫火车站广场前开小铺子的店东买下他身上仅有的一件值钱的对象MP3,以凑钱买火车票,并终于在小宝生命行将终结之前赶回病院,把生命之火带给了小宝。  小宝继母被绳之以法,小宝父亲认清了她的面目,披头拿到了三十万,但表情却非常沉重,他知道姚兰不会赞成他这样有偿的去赞助他人,但没有钱他确实无法生活。警方对披头的追踪仍然在继续,丁伯将一张拣来的身份证送给披头,披头从此有了新的名字王志远,他决心起头新的生活,用这笔钱对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他开了一家餐厅百家丁,把那些找不到事情在街头游荡的青年召到店里打工,还说服丁伯不再行乞,两人相互依靠生活在一路,产生了父子般的感情。  姚兰一向坚信披头没有杀人,她觉得案情前面有此外真相。她领会披头崇尚自由的本性,所以才会置法律于掉臂选择逃跑,她起头进修第二专业法律,等待着有朝一日能用法律为武器赞助披头查清案情。姚兰与黑帮青年的恋情轰动校园,舆论哗然,为了证明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姚兰毅然加入新闻系学生会主席竞选,以她对生活的感悟、对理想和信念的坚持打动了朋友们,成功被选。数学系高才生彭伟是一个阳光青年,姚兰对披头执着不悔的感情使他感应姚兰人格的真诚、人品的宝贵,他深深地爱上了姚兰。二年后,姚兰以新闻和法律双学位毕业,被天下最著名的法制日报登科,离别故乡来到新的城市事情,而这座城市竟然就是披头隐姓埋名躲藏的处所。  彭伟追随姚兰而来,此时披头的百家丁经过二年多的成长曾经成为餐饮连锁企业,王志远热心赞助失足青年再就业的业绩更是被人们传为美谈。披头帮失学少年龙飞戒了毒,要龙飞替他实现考大学的心愿。龙飞为报答披头发奋苦读,成为全市高考状元。姚兰进入报社的第一个使命就是去采访王志远和龙飞,披头对记者素来避而不见,却无意中发明前来采访的竟是姚兰,惊诧间披头痛感命运对他的捉弄和无情。李实曾经说过他终有一天会由于姚兰而进监狱,这话就将应验,他知道一旦他和姚兰见面,正直的姚兰极有可能报警,他的真实身份就将暴露,他将落空自由,面临法律的审讯。他没想到那么爱他、而又那么被他爱的女人却成了威逼他自由和生命的敌人。  披头悄然从后门离开百家丁,恰遇陪姚兰一路去百家丁的彭伟,彭伟恍然觉得此人素昧平生,待回响反映到他就是披头时披头曾经消失不见。彭伟陷入犹豫中,既想告知姚兰她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此地,又怕姚兰回到披头身边;他想密告披头,但又怕危险姚兰。另一个男人披头一样陷入痛苦的选择,在自由和爱情中旁皇不已。这时候,吴伟华走到了生命的绝顶,他倡议的天使计划虽然没有为他自己找到匹配的骨髓,但却使十几个白血病人获得新生。披头接替了吴伟华的天使计划,他从吴伟华身上看到了一种直面人生的勇气,他决议哪怕放弃生命和自由,也要和心爱的姚兰见上一面。他把百家丁的家当转到丁伯名下,告知丁伯他不想再隐姓埋名,从今今后他要用回自己的名字王谦,即便法律的白要砍向他的头颅,他也不想再畏缩,不想再敷衍塞责了。  毫不知情的姚兰得知助桀为虐美名远播的王志远赞成接受她采访欣喜赴约,没想到出现在面前的竟是她苦熬苦等寻觅了两年多的爱人。她痛哭失声,情感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披头把姚兰抱在怀里,他真切地感遭到找回了真实的心灵和爱情。两个旧日的恋人相拥在一路,倾吐离此外哀痛和重逢的喜悦。姚兰誓言决不会再让披头离开她,而披头告知姚兰,他确实杀了人,而且他不会让姚兰在情与法中陷入两难,他会在跟姚兰见面今后就去自首。  激烈的爱情冲垮了姚兰的理智,她做出了变态的决议,差别意披头自首。姚兰找到彭伟,歇斯底里地要求他帮自己和披头偷渡出境。彭伟的父亲是航运界赫赫有名的大老板,为了成全姚兰,彭伟强忍心中的失踪和痛楚打通了一位本国货轮的船长约定日期送姚兰和披头潜入船舱偷渡出境。披头得知这一切,再也无法忍耐自己爱报酬隐瞒他的罪恶所承担的心理压力和所要支出的疯狂价钱,他又一次对姚兰不告而别,叫来警车自首离去。  披头的离去使姚兰狂躁不已。而彭伟却从披头的行为中看到了真实的勇气。他挽劝姚兰振作起来,用她学过的法律知识为披头追求弛刑。姚兰再赴内蒙案发本地调查,但采石场已歇工歇业,昔时的工人四散而去,留下的本地人都是张场长的乡亲或者手下。世人一致证明披头因与张场长有宿怨故意引爆炸药致多名工人死伤,又在逃跑途中将一位保安杀死。连披头的患难兄弟刘新亮也做出一样供词。姚兰对刘新亮动之以情,进展他证明披头并没有引爆炸药而是为了下山报警防卫过当才失手杀人,刘新亮矢口否定。姚兰绝望了,披头不进展再连累姚兰为他奔走开脱罪名。对披头来说,防卫过当杀人也将被判重刑,他不肯让姚兰空耗生命等待他出狱,他痛恨自己那么爱姚兰却不行给她带去任何幸运,只能带给她无尽的痛苦和灾难。  披头决心求死了断姚兰对他的痴情,在法庭受骗庭承认自己引爆炸药故意杀人。姚兰惊诧至极晕倒在地被抬出法庭。在壮大的刺激下她落空了正凡人的理智,醒来后落空记忆,得了重度神经病。丁伯怕披头哀痛过度向披头隐瞒了姚兰的病情,说她曾经明白了披头的情意赞成跟披头离婚,归去过普通人安静安逸的生活。姚兰因爱成病、因爱发狂使采石场案件的知恋人刘新亮良心备受谴责,他翻然悔过,供出死者并非披头所杀……案件真相内情毕露,披头在最后关头被救了下来,因防卫过当伤人罪被判两年有期徒刑。然而披头命运的转机对思维陷入一片空茫的姚兰已不起感化,她的智力水平相当于五岁的孩子,生活亦不行自理。披头在狱中服刑,他相信了丁伯善意的谎言,以为姚兰曾经起头了新的生活,他祈祷姚兰永远幸运永远康乐。  然而这一切被彭伟打破了。就在披头行将服满两年刑期的时候,彭伟回来了。昔时他为了姚兰打通船长的事被父亲发明,父亲怒其不争将他送到国外留学严加管教。两年多的检讨使彭伟以为自己曾经归于安静,返国后他前往神经病病院看望姚兰。此时姚兰曾经没有了过去的色泽,曾经酿成一个痴呆、麻木的人。彭伟的心再次感应猛烈的疼痛,他从大夫嘴里知道要想使姚兰恢复神智只有靠爱。彭伟何等想给姚兰爱,但他知道姚兰爱的并不是自己,因此他去找狱中服刑的披头。在狱中,彭伟问披头你真正爱过姚兰吗?披头回覆:“你想知道甚么?爱,仅仅是这个字眼,还是一小我心里的全数?你问我爱过姚兰吗?你竟然用这样一个问题来难堪我,让我向你认输,向我的命运,向那些曾主宰我生命的邪恶认输。说其实的,我历来不曾想过有人会给我提这种弱智的问题。你这个问题就像是在问一个病人是否爱健康,一个母亲是否爱孩子,一个阶下囚是否爱自由一样愚昧。至于说到领会,我想尽管我可能没领会到她的全数,但我至少比你要领会这个女人。”因此彭伟告知披头姚兰为了他殉情自杀了,披头听后痛彻心扉情感失控。彭伟终于达到了要责罚自己情敌一次的目的。今后,彭伟告知披头姚兰还活着,但曾经成了神经病人。假如要让姚兰苏醒只有用爱去拯救。披头终于明白爱情的深决心义,逃避爱情并不必然能成全对方的幸运,有时候反而会给对方带去更大的危险。  出狱后披头请丁伯去找姚兰的父亲,请求他赞成自己把姚兰接到身边照顾,但他的请求被姚父拒绝了。披头无奈选择了到神经病院劫人,他把姚兰劫出后带她到一个小岛上。在那里,他用无微不至的爱来叫醒姚兰。乖张的披头变得温柔了,在他的悉心照顾下,姚兰虽然还没有恢复记忆,但生活渐渐能够自理了。她经常望着披头发愣,想要回想这小我究竟是谁。  姚父见姚兰逐渐好转,心中的坚冰终于被披头的真情融化了,他让姚军把姚兰从小弹的钢琴送到海岛上。姚兰望着钢琴竭力回想,披头在前来岛上看望他的小宝的赞助下使姚兰终于恢复记忆苏醒过来。姚兰认出了披头,她弹起那首《少女的祈祷》,这是她和披头永恒的恋曲。这对历经坎坷和磨难的恋人,相互拯救,终于实现了心灵的同等,战胜了黑帮、战胜了死亡、战胜了疾病。望着铭肌镂骨的恋人,披头懂得了生活的全数意思,无论命运怎么放置,只有你有勇气踏着荆棘前行,幸运就像太阳一样每天都会升起。

  姚兰得了重度神经病被父母送到神经病院治疗。披头因防卫过当致三人重伤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彭伟赴国外留学两年后回来看望姚兰的父母,领会到姚兰一向没有恢复非常痛心。他来到监狱看望披头,披头以为姚兰曾经和…
  姚兰对刘新亮动之以情,进展他证明披头并没有引爆炸药阻止救人而是为了下山报警防卫过当才失手杀人,刘新亮不肯作证,姚兰绝望了。披头不忍见姚兰为他奔走憔悴、为他开脱杀人念头,对他来说,非论是为救人还是故…
  姚兰对刘新亮动之以情,进展他证明披头并没有引爆炸药阻止救人而是为了下山报警防卫过当才失手杀人,刘新亮不肯作证,姚兰绝望了。披头不忍见姚兰为他奔走憔悴、为他开脱杀人念头,对他来说,非论是为救人还是故…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 选择主题 ==--